茶无此人

死于难产。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AU/Chapter 2

*神盾局特工Harry x 九头蛇卧底Louis
*角色属于他们彼此。

​【Louis】

​[真是有趣]

​Louis漫不经心地摇晃着高脚酒杯,凝视着冰块随着细密的气泡在深褐色液体中跌宕起伏,等待Harry的到来中​仔细琢磨着将会发生的所有可能性。

他斟酌着遣词造句想提前准备一套天衣无缝的说辞,好取得Harry的信任——换作其他人这对Louis而言游刃有余,而今晚浮现在Louis脑海中Harry挥之不去的翡翠般透彻纯净的绿眼睛让他心烦意乱。

Louis​甚至觉得那双罕见的绿眼睛能看透他的所有秘密。

[真是有趣]

Louis沉浸在漫无边际的胡思乱想中,直到一个略微紧张的声音把他的视线从酒杯上拉回来——

“抱歉,我来晚——”

“不,你没有,"Louis的嘴角熟练的牵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是我来早了。”

绿眼睛里闪过转瞬即逝的迷惑,随即盈满笑意。Harry愉快地拉开椅子坐下,"有意思,“他偏过头,“你知道外勤特工不是什么贵族小姐,不需要提前等我的。”显然Harry的孩子气又回来了。

尽管这可不在Louis深思熟虑的可能发生的情况之内,但眼前的男人似乎放松了许多。[这是个好的开始]。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回应,那家伙又顶着一头卷毛凑到Louis鼻尖下——他几乎可以嗅到藏匿其中的清香。离得那么近,Louis甚至以为Harry想吻他,但很快Louis便为这个愚蠢的想法感到羞恼并想扇自己一耳光。

“这不是普通的表,对吧?”

Louis轻松的呼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感到轻松。

这当然不是普通的表,以他的身份·,全身上下哪儿能普通?

“母亲送给我的成人礼,自然很重要啦。”

尽管Louis不确定Harry的“普通”究竟指哪方面,他依旧坦然自若地撒谎——当他双腿间那玩意儿还只能撒尿的时候,母亲就跟着别人跑了。杳无音讯的十几年里Louis也从没想过寻找她,[为什么要去?]Louis曾这样问自己。这块表是他成为卧底后得到的第一件致命小礼物——别问是怎么得到的。如果说Harry对这鬼话有什么疑虑,那Louis只能说这小傻瓜隐藏的很好。

“我十八岁那年,妈妈送给我人生中第一双皮鞋。”蜜糖般的幸福盛在Harry脸颊两侧深陷的酒窝里,“驼色的,大概有这么高的鞋跟。"他用两根手指比划着。

Louis真想不明白一个一米八的男人穿这么高的鞋跟干嘛,同时无厘头地想象出Harry踩高跷时滑稽的样子,他忍住没笑出声暗自发誓一定要亲眼看看。

”总有一天我要穿着它打进九头蛇该死的三曲翼总部,然后把沃德那颗混账脑瓜踩个稀巴烂!“Harry纵声大笑,当他再把酒杯放下时酒已经空了大半。

Louis也跟着笑,”我也非常期待那天。“

[到时候踩的不知道是谁的脑子,你这爱做白日梦的大傻瓜。]

Louis刚把酒杯送到嘴边,连双唇都还沾湿啤酒。便听见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轰然炸开,早在窗户遭猛烈撞击后玻璃残渣漫天飞溅之前,两位特工已顺势翻身扯倒桌椅充作暂时掩护。酒杯裹着桌布跌落,清脆的炸裂声迅速被人们惊慌失措的尖叫淹没。

促狭的空间里Louis惊讶的发现此刻离他鼻尖只有一拳距离的Harry竟然面红耳赤,紧张急促的大口呼吸,和其他手足无措的顾客毫无二致。他勉强将其归为酒精的作用并忍住翻一个”你他妈在搞什么“的白眼的冲动,他甚至怀疑Coulson为什么会让这傻小子做外勤特工,[简直能列入人类未解之谜]。

Louis一只手按在Harry肩膀上,示意冷静。当他转过头目光搜索混乱来源时,不亚于看到Harry绯红的小脸儿惊诧——肆无忌惮扫荡大厅的是一名死亡战士。

[What the fuck?!?]

沃德肯定知道Louis也在这里,莫非他想送葬自己的心腹?

[绝不可能。]

Louis旋即反应过来头目的用意——神盾局特工和死亡战士同一出现引发混乱,媒体舆论自会大做文章;另一方面,生死攸关之时同Harry并肩作战,又可巩固自己在神盾局取得的信任和地位。Louis不禁暗自称赞这步一举两得的着棋巧妙。

沃德要他假戏真做。

原先推杯换盏高谈阔论的人群推攘尖叫着慌乱逃溃,一名收银员起先狂乱挥舞着一沓账单高声喊着”先生们,您们还没结账呢“,而看到全副武装的死亡战士之后,也一扔账单翻过柜台混着疯狂的人群作鸟兽散。

Louis迅速比划了一个手势,他们分从两边冲出去的同时非常倒霉的撞上死亡战士的转身。Louis认不出来这个全身裹在钢铁中的九头蛇又一个牺牲品是谁,他当然也不认得Louis的身份,Louis不知道这是喜是忧——不过从现在死亡战士双手伦枪的向他们大步流星走来看上去明显不是件好事。

Louis躲避着随时能把他炸个残废的枪林弹雨,被子弹击中的周围皆已燃烧起熊熊烈火,痛苦的发出劈里啪啦的爆炸声。双手空无一物的Louis被逼得节节后退,一面飞速思考着试图想出个速战速决的办法。显然他没有把这份希望寄托在Harry身上。

[Harry!]

Louis这才猛然想起小卷毛的存在,心中突然一沉。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关心这个傻瓜。

趁Louis稍一走神,子弹嗖的一声划过他的左眼角,立刻擦出一道延伸至左耳的血痕。Louis试图忽略火辣辣的烧灼,稳住踉跄翻身闪过紧接而来的第二发子弹——又一面玻璃炸开,宛若刀锋的碎片在他的肩膀和腹部各狠狠的割出一道深深的伤痕,血肉陡然绽开的同时Louis迭出数米远,他感受到身后烈火热浪的愤怒。

[该死,我干嘛关心他的死活?]

Louis在”我心目中的人类未解之谜“上又重重记下一笔。
他抬起头看着死亡战士一点点逼近,又从脚边毫无遮拦的窗口望下去——二楼对受过训的人而言并不高,只要姿势正确即使受伤也无大碍。

但他突然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留Harry于危险和死亡——至少Louis认为Harry离开他必死无疑。当他把头从窗户外转回来时,Louis感受到那双冰冷的机械眼已经锁定了他的脑子。

突如其来的轰响吸引了死亡战士和Louis的注意,弥漫的灰尘和石砂刺得Louis的眼睛生疼,他困难地辨认出那个在火焰混杂着尘土中转身的人影——Harry。更令Louis诧异的是,鬼知道那小傻瓜干了些什么,他居然搞垮了一整面墙!

死亡战士转身背过Louis,举枪对准Harry。后者灵活的躲过使一连串子弹都在另一面墙上爆炸开红与橙与黑的火浪。随着一声沉闷的巨响,那堵墙也轰然倒塌。

整座建筑危如朝露。

"停下!你这样会害死所有人的!”Louis声嘶力竭的对着Harry大吼,短时间内承受的荒谬使他暂时忘记了疼痛。

"'所有人'就只剩我们三个啦!其他人已全部疏散转移!"
Harry的声音穿透蹿跃的火苗,他继续引诱着死亡战士冲击第三面墙,Louis感受到楼层的下坠和倾斜,这里已沦陷为起火的废墟。

[这个胆子比脑子大的傻瓜]Louis当然不关心“所有人“的死活,现在他只关心他自己的。或者还有Harry的——尽管他极不愿承认。

”如果你还他妈的有脑子,就赶快给我停下!像个特工一样干掉他!“

疼痛更强烈地攫住Louis,他不知道肩膀的麻木和腹部的灼烧哪个会先要了他的命,相比之下左眼的擦伤显得不值一提。

”Yohoo,瞧瞧谁打算冒充外勤长官?我的能力绝不足以空手拿下他,但五层楼的钢筋混凝土可就不一定咯。“

Harry的油嘴滑舌分秒都不消停,即使是在这种时候——随着第三面墙宣告彻底崩溃,整座楼已经塌了大半。要是还不逃出去,就得活活陪着狗屁战士下葬。或者更糟,比如先被大火烤熟。

Louis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

死亡战士逼压着Harry向Louis这边靠近,Louis背后伤痕累累的墙成了他和整座建筑岌岌可危的唯一依靠。

空气中呛人的尘埃也似乎被烤焦得刺鼻难闻。

Louis目睹着一连串燃烧的子弹旋转着撞上不堪一击的石灰墙。轰的一声无数石块四分五裂地下坠,世界开始分崩离析,扬尘漫天。

生的出口就在脚边,Louis却放弃了最好的机会。

他用最后珍贵的几秒把内侧的Harry拉过来,用尽最后的力气推出窗口。

Louis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但他就是​做了。

在混凝土袭卷着黑暗和血腥压下来之前,他听到救护车遥远的警报声。

​[感谢上帝,无论生死都可以松一口气了]

—TBC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