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无此人

死于难产。

【Merlin】Marry

非常甜的生日礼物也很喜欢了!!一万个感谢和表白都不甜!!!)

傻黑并不甜:

  *祝阿茶生快!
  *直到写完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反正撒糖就是了!没有逻辑的疯狂撒糖!【顶锅盖跑
  *千年梗,转世梗
  *突然结婚【?】
  *祝食用愉快23333
  
  
  
  
  他们的总经理结婚了,没有任何预兆的。
  
  即使他们并不想注意,但总经理左手无名指的钻戒实在是太耀眼了!女生们都在偷偷探讨总经理的钻戒有几克拉,更多的是在探讨那个幸运儿到底是谁。
  
  但没有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来,因为根本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总经理什么时候谈恋爱了啊!更别说结婚了!
  
  没有人,这三个字真的不是没有道理。
  
  “亚瑟?!你?…”他们美艳无双的副总经理莫甘娜小姐,一脸狂乱,指指总经理的钻戒,又指指他本人,一副被强烈冲击了的样子与员工们一模一样。
  
  总经理得意的笑了--噢天呐这充满感情的表情真的是他们平时面瘫脸工作狂的总经理吗--“能看到你这幅表情我算是赚了,莫甘娜。”他说完,整理了一下衣冠,径直走向了董事长乌瑟的办公室。
  
  里面传出了怒吼声,向来和董事长唱反调的副总经理飞似的冲进去,员工们紧张的端坐在座位上,耳朵伸的老长。
  
  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出来了。副总经理脸上带着胜利的骄傲神情,拨了拨自己的头发。总经理带着笑容摸了摸钻戒,脸上有着难以捉摸的神情,似乎是在怀念什么。
  
  “所以你什么时候把那位男孩带来给我和乌瑟瞧瞧?”副总经理好奇的问道。
  
  “很快,在我见了他的父母之后。我说过了,我和他早就做好一切准备了。”
  
  好的,【男孩】。后面办公室的女士们发出哀嚎。
  
  “你这个骗子,看你的表情,应该偷偷和那位谈恋爱谈了很久吧?你怎么做到一直以来装的得和没事一样的?”
  
  “看起来就像我一夜间焕然一新对吧。”总经理扬起眉毛,眼角堆起笑纹。副总经理愣住。
  
  说实在的何止是焕然一新!这个人是谁大家都快不认识了!明明前一天还摆着扑克脸怒吼着要加快进度--
  
  “呃…是的?”
  
  这话让总经理的表情更加愉快了,就像副总经理踩中了整句话的笑点。
  
  “莫甘娜,”总经理朝她咧咧嘴,完全年轻的,真诚的笑容,“谢谢你。”副总经理和偷看的大家都感到了困惑的晕眩。
  
  
  
  她们的舞蹈老师结婚了,左手无名指的钻戒闪闪发亮。
  
  “老师的新娘是怎么样的?”一堆小孩子围在梅林身边。梅林老师讪笑着摸摸后脑勺,为难的皱起眉头,隔壁班的舞蹈老师芙瑞亚突然冲了过来。
  
  大家转而围住芙瑞亚老师,抓住她的左手察看--嗷嗷嗷,不是芙瑞亚老师!小朋友们非常失望!
  
  “你…你!”芙瑞亚老师张大嘴,瞪着梅林老师手上的钻戒,“你什么时候有对象了?!”
  
  “呃…”梅林老师看着芙瑞亚老师左肩上的一点,小小声的回答,“…昨天?”
  
  芙瑞亚老师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狰狞表情,小朋友们识趣的退避三舍。
  
  “你不会真的那么蠢吧?!”芙瑞亚老师的语气就像是“你还真的这么蠢”,“如果你一直有对象的话,为什么前天你忘了钥匙还赖在我家?你大可去你对象家嘛!”
  
  “我们是青梅竹马嘛。”梅林老师咕哝着,“我没骗你,我真的是昨天认识他的。”
  
  “才认识一天就结婚?!你以为我会信吗?”芙瑞亚情绪越发激动,“还有,他?!原来你是弯的吗?!为什么从来不告诉我?!”
  
  后面有一群少女失去了梦想。
  
  “这很复杂。”梅林老师试图和芙瑞亚老师解释,“昨天我看见他,然后我就想起了一些…呃。”
  
  “什么,啊,难道你还觉得他是你前世的同性恋情人什么的?哈!”
  
  梅林老师沉默了。
  
  芙瑞亚老师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前世记忆?好浪漫噢!”康娜拍起手掌,芙瑞亚老师扭头瞪她:“闭…”然后她察觉到对象是一个7岁的小女孩,语气和面容变回了她们熟悉的芙瑞亚老师,“没有什么前世之说的,康娜,你们都去练习吧,我还要和你们亲爱的梅林老师谈一会儿。”
  
  小朋友们纷纷散开练习,然而八卦的大眼睛小眼睛们都悄咪咪的瞟向两位老师。
  
  “你肯定是被催眠了还是什么的,我要带你去看医生。”芙瑞亚老师叉腰,目光炯炯的盯着梅林老师。
  
  “不!我可以证明的!关于魔法…”梅林老师的声音变小,小朋友们听不清楚了。
  
  芙瑞亚老师非常担忧的样子。
  
  “好吧,我记得你养在办公室里的百合花枯萎了对不对?”梅林老师无可奈何的把芙瑞亚老师拉去办公室。没过多久从里面传来一声惊恐又惊喜的尖叫,然后两人回来,芙瑞亚老师一脸呆滞。
  
  “我…呃,我相信了。”芙瑞亚老师抬起一只手拍拍梅林老师的肩膀,“但你一定要让我见见他。”
  
  “我会的。”梅林老师带着阳光灿烂的笑容来到学生们面前,“老师回来啦!快站好--今天我们要学的舞步是…”
  
  小朋友们觉得梅林老师的舞步轻快得都要飘起来了。
  
  还有芙瑞亚老师桌子上的百合花开的真漂亮啊。
  
  
  
  --------------------
  亚瑟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还是一个工作狂,压力多的没处发泄,于是总是暴躁易怒,难以控制情绪,哪怕对莫甘娜有时也会很凶,为此他总是埋怨自己。
  
  梅林刚从舞团因伤退役,即使他的伤没什么大碍,但在一些嫉妒他的人的唆使下他不得不离开。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幼儿舞蹈教师的工作,他仍旧是思念在舞台上的感觉。
  
  这样沮丧的两个人,急匆匆的拿着咖啡互相撞倒,场面当然不会太好看。
  
  我真是倒霉到家。两人同时想着,同时抬头,同时准备开口埋怨时,双目对视。就像有人拿着锤子使劲敲开脑壳,一阵尖锐的疼痛与晕眩刺穿他们的脑海,记忆喷薄而出。
  
  亚瑟惊讶的看着梅林,梅林惊讶的看着亚瑟,梅林的双目还燃烧着金色。
  
  梅林的魔法,从一开始就蛰伏着等待这一刻,在每一次两人初遇的时候,无论是什么情况,都会准确的履行最初的梅林的请求。
  
  亚瑟的手无措的蹭了蹭衣角,双颊无端的红了起来:“哇哦,梅林,好久不见。”梅林也红了脸,拉了拉被咖啡渍弄脏的衬衫,胡乱开口:“你得赔我衬衫钱,潘德拉贡,反正无论哪辈子你都是个有钱的上层阶级。”
  
  “是呀,我就是。”亚瑟眯着眼大剌剌的回应。上帝,他从来不会这么说话的,他本来是一个严肃认真的潘德拉贡,从他父亲那里继承过来的。但面对梅林他从来不用这样,一直都是。
  
  即使严格来说他们是第一次见面。
  
  而这样说话感觉不要太好,亚瑟看着梅林低垂的深蓝眼瞳,感到铺天盖地的爱意与被救赎感淹没了他。
  
  “混账。”梅林嘟囔着,嘴角却不可抑制的上扬。
  
  他们重新出现在对方人生的时机真是刚刚好,他们正需要一个人来理解与陪伴,让内心燃起光明。
  
  两人心照不宣的沉默了一会儿。
  
  “所以,你还记得你说的…”
  
  他们的上一世,正好生活在同性恋不受欢迎的地方,于是他们暗暗约定,总有一天,他们可以正大光明的牵着手站在一起时,绝对一刻都不要等待。
 
  两人同时闭嘴,随即突然大笑。“这太蠢了,”亚瑟接过梅林手中变了形的咖啡杯,手指碰到对方的地方那块皮肤痒痒的,他若无其事的把咖啡杯扔到旁边的垃圾桶里,“我们还没了解这辈子的对方呢,我们该打电话向工作的地方请个假,换套新衣服,好好的坐下来谈一谈…”
  
  “然后领结婚证?”
  
  亚瑟瞪着梅林,梅林像是被自己吓到一般咬着舌头,脸红得像番茄,吞吞吐吐:“不…我是说…啊,我们上辈子说着这辈子如果同性婚姻合法了就立刻结婚来着…呃…当然不用这么急,就是我有点…等不及?当然,当然,先…先按你说的做吧…”
  
  天呐他简直像个鲁莽的小伙子,明明无论在哪种意义上他都已经不年轻了。
  
  亚瑟抓住梅林的手臂把他拉过来,用嘴堵住了梅林的絮絮叨叨,而这感觉就像以往一样美妙。
  
  “你说得对,梅林,我只承认这么一次。”亚瑟放开他,梅林带着迷迷蒙蒙的眼神犹疑的看着亚瑟,“我们先去结婚…然后再请假,换衣服,约会--还有选我们的戒指。”
  
  梅林的胸腔颤抖着发出笑声:“我一直都是对的,你早就吃到教训了不是吗?”
  
  “闭嘴白痴。”
  
  他们再次交换了一个吻。
  
  “我很庆幸我再次遇见你,亚瑟。”梅林的细长手指捧住了亚瑟的脸颊,熟悉的胡茬和亲昵。满心的不可思议。
  
  亚瑟抚着梅林的黑发,歪头倚向梅林的手心。
  
  “我也爱你。”
  
  
  END.
   @茶无此人

评论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