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无此人

死于难产。

The Heartbeat/01/授权翻译

第一章:无望之时

终结将近,无可置辩。梅林身体每一根纤维都能感受到这点。亚瑟的每一次呼吸都可能成为最后一次。梅林经历一切之后,却要如此收场。一隅偏僻的空地,被黑暗湮没。离目的地那么近,又那么遥不可及。

“谢谢你。”亚瑟喘息着,丢失了他的意识。

言语触动了梅林体内某种特质,某种他几乎忘记自己拥有的特质。他召唤基哈拉,命令他将他们带往阿瓦隆。神龙服从领主的意志,但当他们在湖心着陆时他告诉法师,已经迟了太多。

“你所完成的命运是暂时的。”巨龙威严地宣布,“亚瑟不只是一位国王,他更是永恒之王。当阿尔比恩再次陷入最危急的时刻,亚瑟王必将重新崛起。”

“我重视你的意见。我一直都是。但现在...我需要再试一次。我亏欠他太多。”他紧紧地盯着巨龙,古老的生物,残存着不多的生命。“我释放你于职责之中,再不会召唤你。你自由了,我的朋友。”

巨龙在梅林面前深深一鞠躬。“谢谢你,年轻的法师。但在离开之前,我要警告你,反抗宿命几乎是不可能的,并且可能带来可怕的后果。”

“我明白。一直以来我竭力与之抗衡,我不会现在放弃。”

“我不赞成。但我清楚一件事,如果有一个人能够改变命运,那就是你。再见,梅林。”

巨龙振翅高飞。

梅林抓住亚瑟的手腕,难以感受到脉搏,不过至少它仍微弱地存在。只要国王的心脏搏动,就有希望。

“你必须再坚持一会儿,亚瑟。”梅林低语,尽管他的朋友听不见他。

阿瓦隆湖畔泊着一叶船。梅林知道那不是一艘普通的船,它可以载他们到受祝福的岛屿,赋予一切可能的地方。

梅林把亚瑟揽在怀里,在船上放下他,紧挨着坐下。船立刻动起来,梅林不需要使用任何咒语,甚至不需要思考。阿瓦隆的迷雾包裹着他们,片刻他们已不存在于凡世。他们存在于彼此之间。

“有人吗?”当他们抵达被认为是受祝福之岛的沿岸时,梅林喊道。这片土地看起来不似从前。“请问?”

他把亚瑟从船里抬出来,放在岸上。

“我现在能做什么?”梅林低声说,轻轻抚摸亚瑟的面庞,指尖下的皮肤越来越冷。“我愿意把我的生命献给他!”他又喊起来,“请让我这样做!”

梅林突然听到他周围的窃窃私语。它们属于男人和女人,但梅林没有看见任何人,也无从发现这些低语的来源。

”这当然可能!我以前见过。一命换一命,即是代价。我愿意承付。”

低语齐声回答,

“为什么?”梅林歇斯底里地尖叫,他看向亚瑟,知道要不了多久国王将离他而去。“我不能失去他。不能像这样。不能这么快。我...我全心全意地爱着他。”他的语调柔和了许多,他第一次完全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这是真实的。没有其他人能让他投入全部感情去爱。“我爱你,亚瑟。”

低语如回声一般跟他重复着。

“如果我不能挽救他的性命,我将用龙息剑追随他至死亡。”梅林坚决地说。

它们尖叫得太刺耳,有一瞬梅林甚至认为自己会被搞聋。

“你阻止不了我。”梅林告诉它们,“亚瑟和我就像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他是我的另一半。我明白,没有他我活不下去。”

声音回答得如此强烈。

梅林的心跳加速。他不想给自己虚妄的希望,但他必须给它一个机会,无论它是什么。

“我在听。”梅林把龙息剑交给他们。不管他们是谁,他是认真的,并且准备好按他们所说的去做。

  

这一次,低语没有异口同声。

“我会不计一切代价拯救亚瑟,”他说,“告诉我必须完成什么。”

“这不是答案。”梅林说,“现在要怎样才能治好它?”

 

梅林将亚瑟的剑抓得更紧,“那有什么出路?”他问道,“你说会有出路。你知道如果他离开我会做什么。”

“什么?我不明白...”

  

“我怎么把自己的心分成两半呢?”梅林问道,“亚瑟怎么能只靠我心脏的一半幸存呢?”

 

“这真的能起作用吗?我知道他是我的另一面,但我真的是他的吗?他有格温,她可以是他的另一半。”梅林摸向自己的胸膛,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清楚自己的心跳。“有可能他是我的另一半,但我不是他的?”

“如果我不是他的另一半会怎么样?”梅林问,尽管他隐约感觉自己知道答案。

梅林点点头。这正是他所怀疑的。为亚瑟而死或者随亚瑟而死,反正他都准备好了。这是个容易的选择。

“告诉我该怎么做。”梅林说。

梅林按照他们所说的做了。亚瑟已是人之将死,但梅林深信仍有逆转的余地。毕竟,他们已经不在凡世。所处之地,所有的伤口都能愈合。

包裹他们的迷雾更浓了,但梅林不在乎。于他而言最重要的只是亚瑟一人,而他就在面前。现在没有人能分开他们了。

梅林并不害怕,但当他的手穿过皮肤和血肉的屏障时他感到惊讶。这种感觉很奇怪,好像他不过是把手放进水里,却更亲密。他颤抖的手抓住自己的心脏,迅速地扯出来。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心脏,满怀希望地在他手中搏动。这是他一生中经历过最诡异的事。但为了亚瑟,和所有即将展开的故事,他必须勇敢。

 

这一次,梅林略微犹豫,但他不知道更多办法。他伸手探进亚瑟的胸膛,它就像刚才穿过自己的肉体一样顺滑地穿过亚瑟。梅林不知道这是什么魔法,但一定非常强大。

亚瑟的心脏几乎没有起伏,梅林握住它时感受到微弱的脉搏。但当他将它拉出来时,跳动已不复存在。心脏本体暗沉乌黑,同死别无二致。

“我该怎样对待国王的心呢?”梅林轻声问,他很难看向曾经强健有力的病变器官。

  

梅林再一次遵照低语的指示,他感到不安。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服从了谁的意志,但他知道除此之外别无选择。即使亚瑟幸存的希望渺茫,他也要以身试险。他亏欠了亚瑟这么多,梅林根本不在乎之后会有什么发生在他或者这半个世界上。这样自私的行为甚至说不通。但无论在凡世还是不朽之地,没有一件事是梅林不会为亚瑟完成的。这很疯狂,但却是事实。他非常清楚这点。

亚瑟的心脏缓缓沉入阿瓦隆深湖之下。梅林一直注视着它,直到它被黑暗完全吞噬。

所有低语齐声呼唤他的名字。

他仔细地端详自己的心脏,与另一个人分享似乎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人是亚瑟。数年来,他一直为国王做着不可能的事。现在他不会犹豫了。

他的手放在心上。深深地吸一口气,他的手指掐进自己跳动的血肉中,迅速地将它撕裂。

令他诧异的是,事情进展得出奇顺利。没有半点抵抗,只在空荡荡的胸口留下一丝疼痛。

快结束了。他捧着两瓣自己的心,它们仍然鲜活搏动。

低语宣布。  

“怎么封印?”梅林问。他怎么知道如何封印这样一份契约?他所读过的书中没有半点提及这种魔法。

 

两颗半心都因这些字句颤栗。梅林望向它们,然后环顾四周,寻找那些他看不见的人。他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他的恐惧多于经历过无数次的震惊。

“这真的有必要吗?”他问。尽管他已经准备好了答案。这听上去很有道理,但他的另类认知让他争取自私保全中遗留的一部分。 

梅林的点头更多是对自己,而不是其他人。他试图说服自己一个小小的吻不会造成太大伤害。一旦完成,他就可以忘掉它,毕竟亚瑟也不会记得。垂死边缘的人怎么会记得呢?至少梅林希望它会以此告终。

“我是为了你,亚瑟。”梅林低声说,“只为你。”

“还有一点点为你自己。”他想,接着立即决定驳回这一想法。

他跪倒在亚瑟身边,两颗半心分别捧在手里。他把左手放在自己胸前,右手置于亚瑟上方。此时此刻有太多东西掠过他的脑海,但他并不在意。他闭上眼睛,将自己与周围的事物划分开,给予自己一点勇气。然后他将双手伸入他和亚瑟的胸膛。和上次一样,没有抵抗。魔法引导他将半心放入正确的位置。

指尖之下感受到自己的心在亚瑟的胸膛里跳动是件不可思议的事。他觉得自己可以用全部余生来探索这种奇妙的感觉。这看起来好像他和亚瑟的躯体将永远维系在一起,梅林希望这会是真的。

梅林立刻把手收回来,意识到沉湎于某些幻想毫无意义。这里有一个真实存在的世界,供他们探索。

梅林看向亚瑟,他的胸腔却毫无起伏。国王没有呼吸。梅林惊慌失措施。接着他想到,他的契约还没有封印。

他的手压在亚瑟胸口上,感受不到一点心跳。他就靠在他的朋友身上,不可否认的紧张。他闭上眼睛,送上双唇轻轻一吻。

梅林仍感受不到指尖下的心跳,这使他更加恐慌。他开始担心也许他和亚瑟并非彼此的另一半。也许所有这些努力和羞耻都不过徒劳。

但是,梅林并不想就此放手。他用右手抬起亚瑟的头,稍稍挪动一下他的姿势,更用力地将嘴唇压向亚瑟。他努力动了动双唇,终于把舌头探进亚瑟嘴里。他绝望了。如果这将是他一生中做的最后一件事,他要认真对待。

突然,梅林感觉到了什么。有一会儿他以为那是自己臆想出来的,但接着他再次感受到了。亚瑟的半心开始在胸腔中缓慢起伏,他的舌尖开始回应梅林的抚摸。

梅林让自己沉浸在欣喜若狂中几秒,热烈地亲吻亚瑟。但接着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格温的面貌,他一把推开亚瑟。

梅林睁开眼,亚瑟仍然昏迷不醒,但他的胸膛平稳地起伏。梅林环顾四周,察觉到诡谲的迷雾已经散尽。他们站在受祝福的岛屿上,看上去正是记忆中的模样。他们离开了阿瓦隆,再一次回到平凡的世界。

梅林跪在亚瑟身边,温柔地抚摸他的脸颊。它重新拾回了温度和健康的颜色。

“亚瑟。”他低声说,亲切地触摸他的脸庞。

国王微微睁开眼睛,笑了。“梅…梅林。”他轻声说。

“什么都别说。”梅林告诉他,“一切都很好,你现在需要休息。”

“梅林…”亚瑟低语,闭上了眼睛。

“你需要睡觉。”梅林说,“我会确保你安全。”

亚瑟又睡着了。梅林躺在他的身边,握住他的手腕检查脉搏。国王已经平安无事,他却还是忍不住。他需要更多时间让自己完全信服。

阳光照耀,温暖洒在他们身上。梅林一直注视着亚瑟熟睡的模样。令他惊讶的是,他并没有感到很疲惫。他知道他无法安心休息,直到他们抵达卡美洛。

他想起那个吻,还有记起格温的容貌时感受到的背叛。他明白这只是必需的,他完全不后悔。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都会恢复正常。他真的很想相信这点。
  
  
  
  
  
  
  
  

–TBC​​​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