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无此人

死于难产。

The Heartbeat/02/授权翻译

book思议的隔日更,原文依旧见评论

第二章:步步为营

“梅林…”这是亚瑟重拾意识后的第一个词语。他慢慢支起身子,有些困惑。

“我在。”梅林也坐了起来,胳膊擦过亚瑟的。

“我是不是…?”亚瑟开口,但他不需要说完。梅林很清楚他想说什么。

“你还活着。”梅林确认,“一切都很好,你不用担心。”

“我不太确定。”亚瑟的眼神紧贴着他的朋友,“梅林,你做了什么?我肯定我已经死了,我真实地感受到死亡。”

梅林点点头,“我想你的确死了,”他承认,“至少有一段时间。”

“你做了什么?”亚瑟重复他的问题,比先前更焦虑。“人不可能死而复生。没那么简单,我知道。”

“相信我,的确不简单。”梅林调侃道,试图缓和紧张的气氛,“我们在阿瓦隆,需要其他女巫和巫师的帮助,接着它奏效了。”他试图说服自己,这并不完全是个谎言。

“他们为什么要帮我?”亚瑟问,“我猎杀像他们一样的人…”

“那不是真的,你知道你是个好人。他们也知道。”梅林宽慰地笑笑,“他们一定知道你已经改变了,并且你还能改变世界。他们给你一个机会,完成你已经开始的大业。你可以建立一个更美好,更公正的世界。”

亚瑟但愿相信梅林是对的。他还有机会成为一个更好的国王,也许是个更好的人。

“谢谢你,梅林。”亚瑟终于说出口。他干脆地拥抱另一个人。  

轻描淡写的“惊讶”不足以体现梅林,他们接吻的记忆突然向他涌来,令他的脸颊微微泛红。这一定是亲密的接触,他想。用力回抱亚瑟。

“你感觉怎么样?”当他们终于从拥抱中分离开,梅林问。

“好得出奇。就好像我获得新生。”亚瑟承认,“这很贴切,不是吗?死而复生多少有点像获得新生。这真的是种很棒的感觉。”

梅林不确定这是否不过重生的影响,但他立刻否认了这一想法。直到临死前他都不会告诉亚瑟他们分享着一颗心脏。让亚瑟相信这是他最近重获新生的影响更好。

“我很高兴你这样说。”梅林说,然后他变得严肃起来,“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事会发生在你身上,我真的很抱歉。”

“这不是你的错,梅林。”亚瑟告诉他,“我欠你的远超过我所知,我敢肯定。”他清了清嗓子,“如果现在有人应该道歉,那人该是我。”他承认。

梅林摇摇头,“不对。如果我早点透露我的秘密,一切会大有不同。”

“我也愿意这样。但覆水难收,本来会更糟。”亚瑟说。一阵压抑的沉默降落到他们身上。

梅林知道亚瑟所言不虚,但这并不能使他高兴起来。他找不到词语来表达亚瑟复活给他带来的欢快,却又不由得为另一个谎言感到焦虑,未说出口的真相隐藏于他们之间。无论如何,对亚瑟保密似乎是正确的做法。这样亚瑟不用担心梅林的行为会引发的后果。

“你感觉能够来一次旅行吗?”梅林突然问,“我认为你已经足以统治王国。但如果你需要更多的休息,我们可以再等一会儿。”

亚瑟摇头,“就像我说的,我感觉自己像个新生儿。我们回家吧。”

梅林笑笑,亚瑟所处之地即是他的家。但国王不需要知道这些。

“那就回家吧。”他站起来,亚瑟立刻跟在他身后。

“回家的路上,你有足够的时间来告诉我这些年你瞒着我的事情。我想知道每一件事。”亚瑟说,仔细地打量梅林。

“这会比我们的旅程花更多时间。”梅林腼腆地承认。

“我也这么想。”亚瑟说。他听起来毫无恶意,只是好奇。

“但我真的不能告诉你每一件事。”法师补充道。

“梅林。”亚瑟警告他。

“如果我告诉你的话,你会杀了我的。”梅林试着让他的字句变成笑话。“既然你还活着,我想你就需要我来确保你的屁股是安全的。”

“梅林。”

“干嘛?这就是我该干的事。”

他们都纵声大笑。

“我们怎么离开这座岛?”他们恢复平静后,亚瑟问道。

“什么地方有一条船?这里…?”梅林皱眉。

“很明显不是这里。”亚瑟指出。

“好吧…我当时很匆忙,我在救你的命,记得吗?我们会找到它的。给我一点时间…”

返回卡美洛的路途很长,但绝对不会无聊。梅林和亚瑟最后找到了船,启程回家。

这只是开始。

天色越来越黑。亚瑟感觉不错,但梅林看上去很疲累。

“我想我们应该在这儿过夜,天晚了。”国王说。他的话让梅林有些吃惊,接着保持了一会儿沉默。

“这里?”梅林问,有些虚弱。

亚瑟环顾四周,”这里怎么了?”

”我们以前在这里战败过。”梅林告诉他,“你可能记不太清了,因为那时你虚弱又疲惫。”他伤感地补充道。

“这个地方打扰到你了吗,梅林?”亚瑟问,靠近他的朋友,望进对方的眼睛,“如果你撒谎我会知道的。”

“一点点。”梅林承认。他失败了。

亚瑟语调变得柔和,“我活得好好的。健康,强壮。”

梅林点点头。他不想谈论他的恐惧和感情,一切都太新鲜了。他害怕它们会一直像这样。

“我们可以在这里过夜。”梅林最后说。

“你确定吗?”亚瑟问。

法师点点头。

“我来准备生火。”他说着,朝树林里走去。

亚瑟抓住他的手臂,“你可以使用你的魔法,我想看你这样。”国王鼓励他。 

梅林笑笑,片刻中他的瞳孔闪烁着金光。亚瑟屏住呼吸,这是他第一次目睹梅林的眼睛施法。

“你的眼睛…”亚瑟不知道如何完成下文,它们狂野的同时又美丽,而他说不出这种话。

“我知道。”梅林牵起更多笑意。

他们在梅林生起的火堆边躺下,胳膊摩挲着彼此,仰望夜空。夜晚平静祥和,梅林希望永远留在这里,亚瑟永远躺在他的身边。一个美丽的梦。

“你应该休息一会,梅林。”亚瑟轻声说,“我看得出来你有多累。”

”我也希望,但我睡不着。”他小声说。

“你不需要担心我。”他的朋友告诉他。

梅林闷哼一声,“又不是所有事情都关于你。”

“当然了,但这件事关于我。”亚瑟听上去相当肯定。

“你真是个傻瓜。”梅林翻身转向他的那边,这样就不用去看亚瑟。

亚瑟叹了口气,“你又想把一切都变作一个笑话,或者什么都不是。“他指责,”我只希望你能对我认真诚实。你可以在早上做回平时废话连篇的你,但是现在,拜托,请坦诚相见。”

国王朝梅林靠近,对方能感受到脖子上他的呼吸

“告诉我你为什么睡不着,说不定我能帮上忙。”亚瑟轻声说,他的每一个字都令梅林颤栗。 

“当我闭上眼睛…”梅林几近崩溃,但他不能在亚瑟面前这样。他必须坚强,他必须冷静。“当我闭上眼睛,我看到你的尸体。”他快速说完,感到一阵突然的轻松。和别人分担的感觉很好,即使是亚瑟。

“梅林…”亚瑟低声道。

“我很快就能克服。”梅林承诺,“你不用担心。”

突然梅林感觉到亚瑟的手臂环住他的腰,他忍不住认为这是非常亲密的。他从未揣测过亚瑟会对他做这样的动作。  

“现在你能感受到我还在这里,温暖鲜活。”亚瑟告诉他,“现在你该休息了,你知道你需要休息。”

“我会的。”梅林小声说,挣扎着闭上眼。

他仍然能看到亚瑟躺在地上的尸体,但这一次他也能感受到亚瑟鲜活的身躯紧紧靠在身边。这种感觉很安全,这种感觉像家。

梅林梦见埃尔多,梦见亚瑟住在邻里,解甲归田。没有魔法、巨龙和其他疯狂的事物,这里只有他们,以及他们简朴的乡村生活。

他突然被亚瑟喊醒了。

“有人在这儿。”国王低声说。

这就是梦境的终止,正常生活的开始。

他们都匆忙站起来,亚瑟握住他的剑,尽管这没有必要。无论来者何人,梅林只消一个念头就能击溃他们。

树林间隙里出现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右手拿着某样东西。

“帕西瓦!”亚瑟愉快地笑了,放下他的剑,“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在寻找你,殿下。”骑士说,“一小时前我就找到了你们。”

“你为什么不叫醒我们?”梅林问。

“你们看起来需要更多睡眠,这几天你们一定经历了许多。”帕西瓦解释,“我决定给我们弄点早饭,所以我猎了一只野兔。”

“太棒了,”亚瑟说,“我饿死了。”

“有什么事困扰着你,帕西瓦。”他们在梅林昨晚点燃的火堆上烤野兔时,梅林说。

“没错。”骑士承认,“一些我们最亲密的朋友没能在恶战中幸存。”他悲伤地说。

梅林倒抽一口气,“是高汶,对吗?”

帕西瓦只是点头。

“谁干的?”亚瑟问,显然被这条消息弄得心烦意乱。

“莫嘉娜。”他说,接着告诉他们那些鲁莽的任务。从这个角度看来,帕西瓦清楚他们从来没有战胜的机会。

“高汶的死,以及其他许多人,都已报仇雪恨。”亚瑟告诉他,试着安慰他的破碎的心。高汶曾是帕西瓦最好的朋友,每个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莫嘉娜死了,多亏了梅林。”

帕西瓦的目光投向梅林,从头到脚地打量着他,“你是怎么做到的?”他难以置信地问,“我和高汶都没能但你…”

梅林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被允许告诉所有朋友关于他隐藏的才能。因此他望向亚瑟,试图找到回答案。  

亚瑟严肃地看着梅林,接着回头看向帕西瓦。

“出什么事了吗?”骑士问。

“你的看法错了。”亚瑟开口,“我们的朋友梅林明显比他看上去的强大。多年来他都提醒我这点,但直到几天前我才意识到他所言不虚。”他笑起来,不相信自己竟没能更早发现。现在他将所有的碎片拼凑在一起,看上去显而易见。

“我还是不明白。”帕西瓦坦白,“你就不能直接告诉我吗?”

“亚瑟想告诉你我有魔法。”梅林终于大声说出来。

帕西瓦第一次狐疑之中麻木地看着他,然后变得愤怒,最后终于有了一丝恐惧。  

“你是个巫师。”他终于说出口,本能地抓住剑柄。

梅林对他的反应一点也不惊讶。他明白一旦揭露了自己的秘密,就得面对许多类似的反应。

“放下剑,帕西瓦。”亚瑟坚决地说,“没有必要。梅林是我们的朋友,他救过我们不止一次。魔法不能定义他,它不能定义任何一个人。”

这段话感动了梅林。他之前意识到亚瑟逐渐接受了他的魔法,但这意味着更多。亚瑟在为他辩护,为魔法和它的使用者提出一个全新的观点。正是梅林一直渴望听到的。

“魔法腐朽。你自己说的。”帕西瓦坚持说,但无论如何他都放下了剑。  

“每一种权力都会腐朽。”亚瑟说,“你的剑能腐蚀你,我的王位能腐蚀我。这取决于我们,取决于我们怎样使用剑,王位和魔法。”他流畅地继续。

帕西瓦看了亚瑟一眼,接着目光转向梅林。  

“我仍是同一个人。我对你,对亚瑟或是对卡美洛没有半点恶意。”梅林说,“我知道在莫嘉娜搞出一切烂摊子之后这很难相信,但并非所有使用魔法的人都和她一样。”他叹了口气,“实际上,她并不总是这样…我为她变成这样的人而自责…变成你知道的那种人。她曾是个生活在恐惧中的女孩,不了解自己的力量。她没有人可以求助,而我太害怕向她透露自己的秘密。现在我真心实意地后悔,我有盖乌斯,而她却独自一人。”

“你有试过让她成为一个比从前的她更好的人吗?”帕西瓦问。  

“完全没有。”梅林立刻向他坦白,“莫嘉娜是邪恶的,我杀了她,为她对我们做过所有可怕的事,记得吗?她被她的力量腐蚀,被她的仇恨蒙蔽。她信任了错误的人,做了错误的选择。许多无辜的人因她而死,我无法使她改变。我怜悯她,仅仅因为我知道她本来可以成为一个好人。她有潜力。”

“都过去了,梅林。”亚瑟打断他,“你对此无能为力。”

梅林伤感地笑笑,“我知道,我只是为她选择了一条充满仇恨的道路感到遗憾。”    

“我也一样。”亚瑟坦诚地说,梅林能感受到他是认真的,“毕竟她是我的姐姐。”  

帕西瓦将他的剑推到一边,明显认定梅林对他和他的国王没有威胁。梅林注意到这点,他点点头,“谢谢。”

帕西瓦也点了点头。最近几天对他们来说都很漫长,漫长而疲惫。他们失去了许多熟识和关心的人,一切都不可能再回到从前。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帕西瓦?”他们刚准备吃早饭时,梅林突然问道。

骑士注视着他,“请讲。”

“高汶临死之前是独自一人吗?”

帕西瓦垂下目光,连亚瑟也察觉到上升的紧张。不管怎样,他意识到自己也想知道这点。毕竟,高汶是他们中的一员。   

“不,在他最后的时间里我待在他身边。我目睹过许多死亡,但这比所有的都更糟。”他坦白,“我知道这是我的错,我却无能为力。我本来…”他的声音断断续续,他决定不再说下去。这太过了,伤口太新鲜了。 

“让我们一起分担,帕西瓦,别全怪自己。”亚瑟告诉他,“这不会有什么好处。”

“高汶不会希望你责怪自己。”梅林补充道,尽管他知道没有言语能够真正宽慰帕西瓦。如果亚瑟死了,他会和帕西瓦一样,甚至更糟。骑士需要时间来平复,这个过程不能操之过急。这样没有用。

“我们能…别再提起它吗?”帕西瓦问。他不希望怜悯,为了他的国王和王国他必须强大,而所有牵扯高汶之死的情绪将毁了他。

梅林和亚瑟心照不宣地望向彼此。

“当然。”国王说。他们在沉默中吃完剩下的菜肴。    

—TBC​​​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