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无此人

死于难产。

The Heartbeat/03/授权翻译

紧张深柜少年梅林与钢筋直男亚瑟演绎情感大剧“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第三章:断壁残垣

返回卡美洛的旅程顺风顺水。亚瑟、梅林和帕西瓦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可疑的人,他们唯一看到的是一些远处打量他们的农民。他们怀疑这些人认出了他们,不过,或许这样也好。

亚瑟想有很多话想告诉梅林,但并不希望帕西瓦参与谈话。骑士状态不很好,明显仍挣扎于高汶之死。此外,亚瑟也不希望帕西瓦听见其中一些非常私人的部分。他们在去往阿瓦隆途中经历了许多,还留有未解决的问题。亚瑟有很多想提的问题,但他不愿意同帕西瓦分享。他尊重他的骑士,以他的生命相信他,但这不一样。这只是关于他和梅林,没有第三人。

日落之前他们没能抵达卡美洛,因此他们需要在森林里度过另一个夜晚。然而这一次,亚瑟和梅林保持了距离。
梅林松了一口气,尽管他的一部分渴望与亚瑟亲近。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因为他既想保护他的国王,同时又想受他保护。梅林以前从未被这些情绪烦扰,不禁开始怀疑这是受祝福之岛的契约带来的副作用。

“你没事吧?”亚瑟隔着一小段距离问他。

“没事,只是有点累。”他回答,语气中带一点抗拒,“明天我们就能返回卡美洛,终于能有像样的东西吃了。”他补充道,换一个话头。

“我等不及了。”亚瑟喃喃自语。

“但我仍然希望你能多休息两天,”他梅林接着说,“你答应过。”

亚瑟倔强地望着他,却还是同意了,“我会的。”

他们谈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之后终于睡着了。整个晚上帕西瓦都沉默不语,最后也陷入一个不安的梦中。

——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急忙向卡美洛赶路。似乎是很多年没有去过那里一样,尽管时间并不长。他们离开城堡后发生了许多事情,没有什么会重新如故。

令亚瑟诧异的是,卡美洛的路途没有遇到任何巡逻队。尽管他们已经非常接近城堡,却还是没有发现骑士的行迹。
他们放弃了我。亚瑟想,并没有说出来。这是个可悲的想法,但他完全理解。这是件值得推敲的事,自剑栏一役之后就再没有人见过他。更可怕的想法穿过亚瑟脑海,剑栏之后的卡美洛无力支付以前那样的巡逻。这里甚至可能没有足够的骑士,战役牺牲了一大部分。而幸存的伤员需要时间休养。

“你在担心吗?”梅林问他,“我们马上就能回家了,他们等待着你的凯旋。”

“我知道。”亚瑟说,“我只是害怕我们会在卡美洛看到的场景。多少我们的朋友在这场战役中受苦?”他接着说,看向帕西瓦。骑士似乎没有听进去,但亚瑟了解他,注意到他的姿势隐藏着紧张。

“无论发生或是看见了什么,我们都会一起面对它。”梅林向他承诺,“我们将与幸存者重建这个王国。”

梅林不确定他的言辞是否恰当,但他不在乎。亚瑟朝他微笑,这才是最重要的。这一直最重要的。  

“我很高兴听到你仍将留在我身边。”他说。

“我还是你的男仆。”梅林回答说,“我会一直是你的仆人。不过如果你能允许我用魔法做杂务,那就太棒了。”他揶揄道。  

亚瑟付之一笑,“我会考虑这件事。”亚瑟这样说,但梅林明白不止如此。他知道亚瑟已经改变了他的观点。国王终于认可了梅林,以他数年来一直期盼的方式。亚瑟接受了他,尽管还有很多事他们没有挑明,但一切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即使亚瑟永远不会了解完关于他的每一件事,这也比以前好了很多。梅林对此心存感激。

他们终于抵达卡美洛的城门,守卫和市民们惊讶而宽慰的面孔朝他们致意。

“国王回来了。”聚集在院子里的一些人喊道。

“国王还活着。”另一些人附和他。

梅林确信很快整座城市就会知道他们的国王回来了。

消息也一定传到了王后耳边,她以一种非常不具备王室风度的姿势跑出城堡。

“亚瑟。”她喘着气,跳到他身边,紧紧地拥抱他。亚瑟回应了这个动作,却并没有报以同样的热情。几天前他接近死亡,现在他疲惫不堪。这两天很艰难,还有很多需要他处理。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格温娜维尔在他耳边低语,“你那么快就跑出了帐篷,我们甚至没有时间道别…”

“我知道。”亚瑟说,“我对这一切乱局感到抱歉。”

“这不是你的错。”格温告诉他,“你只是做了你必须做的,现在你又回到了我身边。没有什么比这更让我高兴。”

“如果没有梅林,这一切毫无可能。”亚瑟说。  

王后从她的拥抱中松开了亚瑟,转向梅林。

“我听说了。”她心领神会地微笑,“我不会忘记的,梅林。永远不会。”

梅林很矛盾。他钦佩格温,欣赏她对亚瑟和王国的挚爱与热忱。她是他来到卡美洛的第一个朋友,在王国的数年里,她都以不同的方式支持他。

尽管如此,她也是世界上他最深爱的男人的妻子。这使他嫉妒。他从来不敢以这种眼光看待格温,但这是真的。他嫉妒,并且可能一直嫉妒下去。

“我做了我一直在做的事情。”梅林真诚地说,“我为国王和王国服务,这成就了现在的我。”

“噢,梅林。”格温显然被他的话打动了,同样拥抱了他。她不在乎卡美洛的人民怎样认为。

梅林越过她的肩膀,看向亚瑟。国王比格温更能隐藏他的情感,但梅林可以从他的眼中读出,他也同样感动。

突然,梅林的心跳更厉害,他不得不移开视线冷静下来。这所有的情感从未如此清晰,他需要时间来适应新的形式。他希望自己能及时学会如何应对。

“我想我们应该先回城堡,人们正看着我们。”梅林告诉她。

格温挺直身子,清了清嗓子,“你说的没错。”她说,“我只是太高兴和感激了,你不知道…”

“我想我知道。”梅林告诉她。

他们都向城堡走去,甚至是帕西瓦。尽管他一直保持沉默,并且保持自己在他们后面几步。

“我们应该举办一个隆重的盛宴来庆祝你的回归,亚瑟。”他们一走进王室,格温娜维尔说。

“我希望不是今天。”亚瑟说。

王后会心一笑,“当然不会,”她说,“你需要休息,你们都需要。”她看向梅林和帕西瓦,“但我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是个漫长的故事,格温。”她的丈夫说,“绝对不是为今天准备的。你现在需要知道的一切是,如果没有梅林,我就不会出现在这里。我欠他一辈子。”

“亚瑟…”梅林开口。

“没关系,梅林。”国王说,“这是事实。我对你永远感激不尽。不仅是最近几天,还有过去的十年。格温娜维尔需要知道…”

“我知道。”她肯定地说,所有人都惊讶地望着她,“我开始琢磨的时候起了疑心,而盖乌斯证实了我的怀疑。”
“盖乌斯…我想去见见他,他一定很担心。”梅林说,看向亚瑟。

“去吧。”亚瑟善解人意地回答。

格温看着梅林,“我不会阻止你,但请你来参加我们的晚宴。有许多事情我想与你讨论。”

梅林点点头。“我很荣幸,”他说,“谢谢你。”

之后他冲出王室,奔向导师的住所。与亚瑟分开对他来说有些难受,尤其是经历了最近形影不离的两天。无论如何,他知道亚瑟安全了,而他很快就能再次见到他。他不能一直待在亚瑟身边,这对所有人都没有好处。

梅林走进盖乌斯的房间,看到他的老朋友安然无恙,脸上堆起笑容。

“梅林,你回来了!”盖乌斯说着,一把老骨头将他交付给被他当作儿子的人,“我想亚瑟也还活着。”

“是的。”梅林回答,给盖乌斯一个拥抱。

“真让人宽心,我的孩子。你得告诉我每一件事。”

梅林的笑容渐渐褪去。“我会的,但这很复杂。”他有些严肃地说,“我需要你帮助我完全理解这一切。”

盖乌斯认真地看着他,“发生了什么?”他问,“你拿什么与他们同亚瑟的生命交换?是…另一次离别吗?”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盖乌斯。我没有拿我或是其他人的生命与亚瑟交换。”梅林向他的老朋友保证,“我本来准备这么做,但他们告诉我不可能,这种做法不会奏效。他们说我的生命不一样,它不能被放弃或赠予。”

“他们是谁?湖中精灵吗?”盖乌斯问。

梅林摇摇头。“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但他们不是湖中精灵。至少不全是…我不能真切地看到他们。我不…不确定。”

“慢慢来,梅林。”盖乌斯笃定地说,让他坐下。“我们不着急。”

梅林深呼吸冷静下来,继续他的内容。

“有一段时间我们不在凡世,而亚瑟绝对死了。”他终于说出口。

“你们在阿瓦隆吗?”盖乌斯问。

“是的。”梅林印证,“那一定是阿瓦隆,或是某个介于我们的世界与阿瓦隆之间的地方。我甚至不确定我们怎样到了那里。我们抵达受祝福之岛,它却并不像我记忆中那样。他们一定让我们去到他们意义上的岛屿。这没有逻辑,但感觉就是这样。”

“你不需要解释你和你自己的直觉。”盖乌斯告诉他,“我来帮助你,不是评判你。别忘了这点。”  

梅林微笑道,“谢谢你,盖乌斯。”他继续他的故事,“正如我所说,亚瑟肯定死了,我感到绝望。我想交出我的生命带回亚瑟,他们却做不到。”  

“他们有告诉你为什么吗?”盖乌斯问。  

“不,他们没有。但他们说我能尝试别的办法。”梅林犹豫了片刻,他不知道盖乌斯会对真相做出怎样的反应。“它奏效了,盖乌斯。我不敢相信,但它奏效了。”  

“如果你不想告诉我这件事,那你不用说。”盖乌斯说。

“我愿意,”梅林说,“我需要你的建议,但这解释起来并不容易。我在我和亚瑟的关系之上签署了一份契约,”他解释,小心地斟词酌句,“一枚银币的两面。我们这么称呼很多次。”梅林的笑带着歇斯底里,“我从来不知道这是否的确如此或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份契约需要什么?”盖乌斯问,试着回到他们谈话的核心。

“一件亚瑟不知道,我也不想让他发现的事。”梅林说,“这很私密,盖乌斯。我甚至会描述为亲密。” 

盖乌斯看上去很好奇,但不敢多问一句。他耐心地等待梅林继续他的故事。 

“他们说亚瑟的心脏需要很长的时间治愈。我们没有的时间。”梅林接着说,“即使是阿瓦隆也无能为力。但很明显…很明显我可以。”他看向他的老朋友,“他们告诉我这个古老的仪式或者协议——管他们怎么称呼,是我能改变亚瑟命运的渺茫机会,所以我抓住了它。我必须抓住它,盖乌斯。你们都需要知道这点。”他深深地吸一口气,“我将自己的心一分为二,另一半放进亚瑟的胸膛。”

就是这样。他终于说出来,盖乌斯却陷入沉默。

“盖乌斯,求求你,说些什么。”梅林几乎是在乞求他,什么话都比这样的沉默好,“我知道这很疯狂,但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现在亚瑟会活得和我一样长久,我们的生命从此被束缚。永远。”   

梅林颤抖着,说出事实是一种解脱,但他完全被最近发生的事情搞得不知所措。他需要盖乌斯的理解和建议。 
 
“我的孩子,”盖乌斯低声说,尽他所能紧紧地抱住梅林,“你选择了…你所做…我无法想象你需要经历什么。不过…你感觉还好吗?”  

“身体上,是的。我的意思是我很累,但最近几天都很艰难,这可以理解。”梅林说,“但我心里一团乱麻。亚瑟接受了我和我的魔法,终于不用对他说谎的感觉很好。而现在…我不能直接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对他来说太过了。”

“梅林,我知道这很难。但也许亚瑟知道真相更好。”盖乌斯建议,“想想看,我了解过去十年你的生活怎样,你讨厌对亚瑟撒谎。”  

“的确如此。”梅林承认,“但这和隐瞒魔法不一样。他会为我所做的感到内疚,而我永远不希望那样。”   
 
“他会理解的,”盖乌斯说,“他会为你做同样的事。”

“也许吧。”梅林说,“他很高贵,不仅是头衔,还有他的灵魂之中。我不想让他再次感到矛盾。这是我的选择,也将是我的负担。”   

“我明白。”盖乌斯告诉他,“但请记住,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可以向我求助,只要我还活着。”

“谢谢你,盖乌斯。一些事让我担心,一些我无法理解的事…有一会儿我认为一切都结束了,亚瑟不会成功。”他承认,“接着我意识到另一些事恐吓我,关于我自己的事。”他的目光投向盖乌斯,希望他的朋友不需要深入的解释就能理解这一切。然而,盖乌斯看上去很困惑。“我不想过没有他的生活,我曾准备拿龙息剑了结自己。” 
 
“梅林…”

“我明白。”他坚定地说,“我明白…但我觉得我必须追随他。他们发现我的打算之后,告诉了我关于契约的事。他们听起来吓坏了…他们说什么毁灭宿命,但亚瑟就是我的宿命。他们期望我做什么?”

“我不知道,梅林。我希望我能有一些答案,但这超越了我的知识范围。”盖乌斯难过地承认。  

“我理解。这可能超过了所有人的知识范围。”他叹一口气,“我只是很高兴有你能分享这一切,要是我独自面对会糟糕很多。”  

“你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一个人,梅林。你最终需要明白这点。”

梅林点点头。“我会尝试的,”他微笑道,“我想现在我需要休息一会,亚瑟邀请我与他和格温共进晚餐。我需要几个小时冷静一会,才好重新面对他们。”  

“这不难理解。”盖乌斯说,“去睡吧,你和其他人一样值得休息。过几个小时我会叫醒你。” 

梅林慢慢走回自己的房间,随手关上身后的门。墙壁冷冰冰的,房间看上去不太熟悉。这很愚蠢,但没有亚瑟在身边,似乎没有什么是完整或是正确的。  

我得习惯这样,他想。躺在空荡荡的床上。
  
  
  
  
  
  
—TBC 
  

  
  
  
      
  
     
  
  
   
   
  
  
  
  

评论(3)

热度(29)